<dd id="3aey9"></dd>
    1. <button id="3aey9"></button>

      北京市東城區圖書館
      • 首頁 關于東圖 參考咨詢 專題文獻 互動專欄 網上展覽 圖書頻道 基層服務 服務指南 聯系我們
      東圖簡介 愿景使命 發展規劃 東圖動態 大事記 媒體報道 建館60年
      東華流韻 科舉輯萃 創意之家 文化工程
      誦讀經典 館員天地 信息服務 少兒頻道
      讀書頻道 獲獎圖書 新書上架
      街道圖書館 社區圖書館 自助圖書館 送書服務點 中學圖書館 小學圖書館 贈書芳名錄
      服務解答 辦證指南 交通指南
      聯系方式 留言本
      設為首頁
      開館時間
      第二外借、綜合閱覽、自習室
      周一至周四:09:00---20:30
      周五至周日:09:00---17:00
      第一外借室
      周一至周日:09:00---17:00
      少兒借閱室
      周二至周四:13:00---19:00
      周五至周日:09:00---17:00
      少兒借閱室(寒暑假)
      周二至周日:09:00---17:00
      (每周一休息)
      外文閱覽、地方文獻、創意文獻
      周二至周六:09:00—17:00
      (每周一周日休息)
      東總布胡同38號
      周一至周五:09:00---21:00
      周六至周日:09:00---17:00
      列表
      服務解答 辦證指南 辦證指南 交通指南
      交通指南 廳室簡介 廳室簡介
      熱區
      政府信息公開
      列表首都之窗政府信息公開
      列表首都圖書館政府信息公開
      列表北京市政府信息公開...
      列表數字東城政府信息公開
      熱區
      網站鏈接
      列表全國文化信息共享工程
      列表北京文化信息共享工程
      列表數字圖書館推廣工程
      列表中國國家圖書館
      列表首都圖書館
      列表中國圖書館學會
      熱區
      贈書芳名錄
      列表圖書捐贈倡議書
      列表文獻捐贈協議
      列表贈書去向(1998-20...
      列表個人贈書目錄(199...
      知識信息 首頁 > 互動專欄 > 信息服務 > 知識信息
      2018年第6期
      發布日期:2018-10-27  閱讀數量:

        知識與信息

        2018年第6期

        目  錄

        一. 話 題

        偉大與卑微

        二. 悅 讀

        開了五百年的露天圖書館

        “大家小書”受青睞

        三. 點 滴

        語 絲

        一面緣,須臾老

        偉大與卑微

        一.

        上世紀,以哲學思想著稱于世的人物,誰也不會把海德格爾弄丟了。他出色的教學,“驚人的首創能力”,以及 《存在與時間》 等一系列大作,無不讓我們敬仰。

        然而,就這位哲學家,卻在1933年5月1日正式加入了納粹黨,還參與納粹學生焚毀猶太作家寫的書籍,像“任何原理和理想都不是存在的準則,元首本人而且只有元首本人,才是今天的和未來的德國現實及其法則”這樣的話也出自他的口。有人問,希特勒這樣一個沒有受過教育的粗人怎么能領導德國的時候,他的回答竟是:“教育根本無關緊要,你只須看看他的那雙手,多了不起的手!”

        這些“思想”也會出自海德格爾?

        盧梭,法國大革命的思想先驅,他以 《社會契約論》 《愛彌兒》 《懺悔錄》 等著作光照人世。平等、民主是他的主要思想,誠實、坦蕩是他的主要品德。

        就是這個盧梭,他在維爾塞里斯夫人家當仆人的時候,他把朋塔爾小姐的一條舊絲帶偷了出來,被人發現后,反誣陷是瑪麗永女仆拿給他的。“瑪麗永是一位和善、聰明和絕對誠實”的姑娘,在勸他捫心自問時,他仍然極端無恥地一口咬定是她給他的。她對他說,“我一直以為你是好人,你害得我好苦啊,我可不會對你這樣”,但也未能激發出他的良知。

        盧梭與一個叫勒瓦塞的女仆同居33年,與她生了5個孩子。他把這些孩子一個一個送進育嬰堂,有4個連生日也不寫,更沒有名字。當時法國的育嬰堂,他完全清楚,只有5%的孩子能長大成人。就這樣,他一面頻頻棄嬰,另一面還在“諄諄教導”他人如何養育好自己的子女。

        我們本不該相信這些是事實,然而,它們都是真實的!

        偉人并不一直都在偉大,他們也有許多渺小和丑陋,甚至連上帝也不例外。耶和華應該是完美無缺了吧,十分想不通的是,他為了考驗亞伯拉罕對他的忠誠,竟然吩咐他把愛子以撒,獻為燔祭 (烤燒后祭祀)。以撒可是拉伯拉罕唯一的寄托啊,作為上帝,要考驗忠誠什么辦法會沒有,非得出這么一個餿主意?他讓亞伯拉罕帶著兒子走了3天,兒子背柴,父親一只手舉著燃燒的松明,另一只手握尖刀。可憐的以撒問出了“我的父親呵,木柴和火都有了,可燔祭用的羊羔呢”之后,也不罷休。亞伯拉罕把嚇得魂飛魄散的以撒綁了起來,放在木柴上,耶和華仍不心動。直到亞伯拉罕舉刀刺去那一刻,才通過天使攔住。

        真不知上帝是怎么想的,難道他的仁慈和教誨,就靠這些門道去實施?

        這雖然是一個神話,神話也道出了某種真實。

        我們不用太過賤視自己,其實偉人也有卑劣的一面。一個人 (看來也包括神),如果他只有偉大,那都是人喝多了酒,硬涂抹上去的粉飾。

        重提這些故事,不是否定偉人的存在,只是想讓已經立于云端的人物,能夠看清自己的真實坐標,讓每個卑微的人都能精神振作起來。

        做到這點真的很難。說句俏皮話,連“上帝”好像至今也沒有什么追悔,也與那些“馬不知臉長”的人一樣,自我感覺良好著。

        二.

        1984年,埃塞俄比亞遭受一場空前饑荒,700萬人在死亡線上掙扎。加拿大記者布萊恩·斯圖爾親眼目睹2歲的玻函·沃爾杜,自她父親的臂彎中滑了下來,掉到地下。不遠處,她的墓穴已經挖好。

        一個摯愛生命的護士,希望小生命還能生還,給她注射了一針體液補充液。邊上的那位加拿大記者攝下了這段情景,還有那張煞白的臉。

        1985年夏天,巨星義助非洲慈善演唱會通過電視向全球10億觀眾現場直播,也剪輯了那次攝下的玻函的面孔和墓穴。誰知這段剪輯震撼了10億良心,慈善款一下籌集到了3.3億美元,創下了人道捐助的歷史紀錄。

        2005年7月2日,巨星義助非洲慈善演唱會,再次在8個發達國家同步舉行,全球頂級歌星和100多萬名歌迷,再掀慈善颶風。由摯愛而起死回生的玻函·沃爾杜也來到了現場,“20年前,她距離死亡只有20分鐘”,屏幕上再現玻函那張失血的面孔。此刻,她健康活潑,就與同歡伙伴一道站在臺上,那顆苦心就是這樣被愛心點化成開心的,她對這個世界充滿希望,她早在2000年已是一名大學生。

        此刻,一切話語都是多余的,在場觀眾熱淚盈眶,場外觀眾熱淚盈眶。慈善義助,再次推向巔峰。

        一位普通記者;一個死神掌心的孩子;一名無名護士。護士受愛心驅動給孩子補了一針;孩子離墳地只一步的時候撞上了運氣;記者因道義按了一下快門,就這樣,組合成了世界良心,一次次激勵著億萬民眾向善、向慈。他們已成了關愛生命的代言人,成了人類愛心的一個縮影,在億萬人心目,他們已是很了不起的模范和英雄。

        又道是“下下人有上上智”,其實,我們每個人都離“上上智”很近。

        卑微與偉大就這樣毗鄰著,而愛心可能是一條捷徑。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6月3日

        開了五百年的露天圖書館

        在法國巴黎的塞納河岸,有一道獨特的風景線——塞納河岸的舊書攤。這些舊書攤從16世紀開始存在至今,并成為世界上最大的“露天圖書館”。

        這些舊書攤位于塞納河的左右兩岸,左岸的數量多于右岸,這也與巴黎“左岸”文化格調一脈相承。雖然,歷經五百年滄桑巨變,但這些舊書攤的架構一直沒有多大改變,全部都是由綠色鐵皮箱簡單組合而成,箱體則被直接固定在河堤護墻上,營業時就打開鐵皮,將箱子里擺滿的各種舊書籍朝外,方便讀者翻閱。雖然塞納河岸經常下雨,但這難不倒書商,如果遇到突如其來的大雨,他們就會順勢將鐵皮箱合上,然后上鎖。

        舊書攤雖然簡陋,每天卻吸引了不少文學愛好者來訪,讀者中既有平民百姓,又有“王公貴族”,像法國前總統密特朗就是這里的常客。而更多的讀者則是古籍愛好者,這些人大部分是來這兒“淘寶”的,人們也常常滿意而歸。

        舊書攤的經營者,并不都是純粹的商人,很多都是退休的教授和學者,對于每一個來書攤的讀者,他們都舉止儒雅,彬彬有禮,從不主動拉客或強賣。如果讀者看上了哪一本書,老板就會笑盈盈地告訴對方價格,交易完成后,還會贈送一個精致的小書袋,方便購買者攜帶。如果讀者沒有購買意向,老板也絕不會主動推銷,而是自己埋頭看書,讀者則隨意翻閱,互不干擾。

        伯努瓦是其中一家舊書攤的老板,今年75歲。退休前他是巴黎第六大學的一名歷史學教授,而他經營的舊書攤是爺爺和父親留下的。為了將舊書攤傳承下去,他放棄了舒適的退休生活,每天和老伴準時開張。有媒體記者曾問他:“您認為在日益發達的網店與互聯網的沖擊前,這些舊書攤還有存在的必要嗎?”伯努瓦回答道:“我認為舊書攤的存在至少有這些功能和意義:一是作為世界上在歷史、文化傳承方面領先的國家之一,法國自然要盡力保護塞納河岸的舊書攤;二是巴黎舊書攤本身也是商業店鋪的一種,也有上游的供貨商、中游的經營者與下游的消費者等;三是塞納河岸的舊書攤早已成為‘巴黎一景’,不少游客到巴黎必要慕名前來,而那些文人學者更是期望從中‘淘’出有價值的古書、舊雜志和版畫。所以,這些舊書攤不僅有繼續存在下去的必要,還應該加強和擴大,這無疑對法國文化乃至世界文化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為此,伯努瓦曾聯合所有舊書攤老板,多次上書巴黎政府,希望由政府出面,為舊書攤申請“聯合國非物質文化遺產”。

        為了保護這些存在了五個多世紀的歷史文化奇跡,巴黎政府早在1859年就出臺了關于舊書攤的管理規定:由市政府設立定點舊書攤位,每個攤位不得長于10米,并給予特許經營權;一個舊書攤位由四個書箱構成,其中最多只有一個書箱準許出售旅游紀念品,其余三個書箱必須出售古書籍和古董;舊書攤無須繳納租金和使用費,但每周至少要營業四天。時至今日,塞納河岸的舊書攤也只有240家,位置、數量以及風貌都基本保持了原來的模樣。

        對于伯努瓦的申請,巴黎市政府也予以高度重視,并于2018年5月正式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遞交了申請。對此,伯努瓦高興地說:“如果能夠申請到‘聯合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塞納河岸的舊書攤就能夠獲得政府和社會各界更多的資助,那時,將吸引更多游客前來光顧,這些舊書攤也將煥發出勃勃生機!”

        來源:《知識窗》  2018年10期 

        “大家小書”受青睞

        最近,北京出版集團和北京大學元培學院舉辦“向大家致敬”人文宣講活動啟動儀式暨“大家小書”百種出版學術研討會,與會學者熱議“大家小書”在學術文化出版界的影響。

        北京出版集團2002年開始出版“大家小書”叢書,迄今已經歷時15年,出版122種,涵蓋文學、藝術、歷史、哲學、語言學和社會學等多門學科。“大家小書”著作者,都是近幾十年來學術界耳熟能詳的專家學者,像古漢語專家王力、歷史學家顧頡剛、佛學家趙樸初等,他們將自己畢生所學所思凝結的精神產品奉獻給大家。

        這套叢書為什么叫做“大家小書”,“大家”和“小書”是什么關系,出版社秉承怎樣的圖書出版文化理念?“大家小書”是“大家”寫給大家看的書。所謂“大家”,一指作者是“名家”,二指讀者是大眾。“大家”用幾萬或者十幾萬字的篇幅,凝練了其所思所想。盡管叫“大家小書”,但就其分量而言,非但不小,反而相當重。這套叢書每本的篇幅都小,讀者即使細細地閱讀慢慢地體味,也花不了多少時間,可以充分享受讀書的樂趣。如果把它們當成補藥來吃也行,劑量小,吃起來方便,消化起來也容易。

        “大家小書”也收入著名詩詞研究家葉嘉瑩的《名篇詞例選說》,她說,“大小之間關系密切,你沒有大的根底,就講不出來很確切的小的東西。沒有大的修養,想寫小的也是浮光掠影,不會有很深刻的見解,也不會講到真正的生命的所在。你的知識、學問、修養,一切都有密切的關系。”

        “大家小書”出版的圖書,都是學術界文化界公認的大家的學術文化普及精品,已在學術界和讀者之間得到廣泛的認可和關注,成為國內人文社科領域具有良好口碑和影響力的叢書系列。這種“小書”篇幅雖小,卻含有豐富的學術內容和研究價值,讀者可以“小中見大”,是經得起時間考驗的學術、文化經典。其中,有的引導文學欣賞,如夏承燾的《唐宋詞欣賞》;有的介紹入門路徑,如顧頡剛的《中國史學入門》;有的傳道授業解惑,如趙樸初的《佛教常識問答》;有的是學科概述,如姜亮夫的《敦煌學概論》;還有的則是學科歷史掃描,如竺可楨的《天道與人文》……

        現今,閱讀的碎片化、淺閱讀、缺乏深度和注重消費的追求,讓一些人產生了輕視經典、甚至消解經典的態度,甚至把閱讀學術文化大家的著作視為畏途。“大家小書”叢書的出版,是倡導閱讀文化的大境界,樹立學術閱讀、文化閱讀的新風,堅持出版學術文化精品。“大家小書”叢書引導人們走近學術文化經典,可以促使人們對閱讀生活尤其是經典閱讀進行反思。“這種‘小書’篇幅雖小,卻含有豐富的學術內容和研究價值,讀者可以‘小中見大’,是經得起時間考驗的學術、文化經典。”這更顯示出對待學術文化在思想上的成熟、精神上趨向深邃厚重,和對文化經典的敬畏與固守的態度,也必將在我們對傳統文化精神的認同方面帶來積極的影響。

        “現在很多中國學者,沒有幾十萬字的著作都不好意思拿出來出版,已經出版的很多書是注水書,把史料填進去,字數越來越多。季鎮淮用獅子搏兔的姿態寫就的《司馬遷》,語言講究、視野獨到、定位大眾的朱光潛的《談美書簡》和朱自清的《經典常談》,這樣的小書哪里去了?”“小書哪里去了”成為文化學術研究出版不可回避的問題。

        學術文化研究圖書出版中,“很多書是注水書,把史料填進去,字數越來越多”,這的確是目前中國學術文化界、讀書界所折射的一些現象,學術文化界、讀書界被浸染上或帶上這個時代的一種流行病癥———浮躁。不少寫作者的心態,是自己浮躁,鉆的又是社會上浮躁情緒的空子。

        “大家”把精粹的見解寫成小書,是若干年的積累凝練。“大家小書”讓人們認識到真正的學問用小書也可以表現出來,而且也可以有很強的生命力,像姜亮夫的《敦煌學概論》;有的是對一門學問的呼喚,像陸宗達的《訓詁簡論》;史學史創始人白壽彝的《史學遺產六講》,觀點則有現實的指導意義,對今天臃腫虛懸、華而不實以及大而無當的文風是一種挑戰。這樣的“大家小書”的圖書精品,會持久發揮著它的文化的、思想的、知識的、精神的和人文的影響力。

        來源: 《華人時刊》      2018年7期

        語 絲

        當一個人開始拿他從事的事業逗樂時,你很難知道他是在笑還是在哭。

        ——《米格爾街》

        世界如其所是。那些無足輕重的人,那些聽任自己變得無足輕重的人,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位置。

        ——《大河灣》

        我只希望以個人的方式,列出我在自己的職業生涯中接觸過的寫作。我說寫作,但更準確地說,指的是洞察力,一種觀察和感覺的方式。

        ——《看,這個世界》

        我們真正為之受到懲罰的謊言只有那些我們對自己說的謊言。

        ——《自由國度》

        我這一輩子,時時不得不考慮各種觀察方式,以及這些方式如何改變了世界的格局。

        ——《作家看人》

        來源:《讀者》   2018年21期

        一面緣,須臾老

        古人重視“一面之緣”,敘談中時有映射,如:“當年,我與令師曾有過一面之緣。”說話之人憶至昔日,多半會對眼前之人加以眷顧,先前有所冒犯,也一并恕了。

        這話放今天講,并以行動“恕”且“眷”,怕也要顯酸腐了,落個“迂”字當頭。或許時代變了,認識生面孔只是尋常事,就是一個檐下的也沒什么情分可講,你來我往,皆是匆匆過客。以共事為例,有沖突的自不必說,明里梁子,暗中怨懟;人畜無害的也能受累:軟柿子任捏,找些事給你受用;或“就看你不順眼”,揪的是自己心中的那股閑氣。

        緣慳一面,相逢是福,且惜之。蘊蓄的是一種跨越時空的文化。其實,后頭還跟著一句“彈指須臾”。

        一須臾是多久?據印度《僧只律》換算,為48分鐘。談不上長,須臾間,韶光暗淡,年華老去;也說不得短,須臾間,頓悟通達,克敵制勝。多么發人深省呀,與其空逝,不如嘗試扭轉。

        看在一面之緣,心寬寬,氣和和;看在須臾即逝,淡去不如意,唯留四季風光,隨本分徐行。

        來源:《知識窗》  2018年10期

      主辦單位:北京市東城區第一圖書館  京ICP備13017208號  京公安網備:110101000538號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交道口東大街85號 郵編:100007 聯系電話:64051155
      我操你大爷